PuffyCreamyPuff

【云次方|嘎龙】童养媳 2

⚠霜杏龙请避雷

⚠未成年出没注意

牧区小少爷嘎x童养媳龙

终于把car开完了

阿嘎还没让云凤变童养媳嘤嘤嘤

指路 @PuffyCreamyMeow 


【云次方|龙嘎】仲秋4

❗霜杏 ❗生子 

清宫AU:载湉x蒙古皇后嘎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傍晚时分,方贵人拉上了惠嫔跑去翊坤宫找贤妃聊八卦。


“贤妃娘娘!娘娘!您听说了没?” 方贵人踩着花盆底一路小跑着冲进殿里,吓得宫女在后面追着叫:“小主!您慢着点,可别摔了!”


贤妃斜躺在榻上磕着瓜子看话本子,正看到精彩处,被方贵人打断,显得很不耐烦:“听说什么听说,这宫里头一日日的能有什么新鲜事儿吗?” 


方贵人被宫女伺候着坐稳了,绿萝看她喘的急,赶紧奉上一杯放温了的茶水。方贵人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抚了抚心口:“娘娘,您可不知道呢吧,储秀宫那位娴答应,完啦!”


这话终于让贤妃有了点兴趣,她撂了话本子,将手里的瓜子分给了方贵人一半:“详细说说。”


这会儿惠嫔也终于赶上了,忙找了个坐一起听八卦:“贵人快讲。”


“这娴答应啊,平日里飞扬跋扈的,连妃位都不放在眼里,皇后娘娘的小话她也敢编排,我还以为多得宠呢,”  方贵人把嘴里的瓜子皮吐了,翻了个白眼,“今儿皇上去储秀宫用晚膳,听说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想是揣着白日宣淫的心思,唱了曲《长恨歌》,唱到“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一边比划着自己和皇上,一边硬往皇上怀里坐,皇上脸色就不好看了,训斥她;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也敢妄想与皇帝比翼双飞,娴答应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跪下请罪,谁知她竟连请罪也不会请,提了她那在西北打仗的阿玛说事儿,她还不知道,皇上刚从早朝回来,正因着西北败仗的事儿不痛快,一怒之下就褫夺了她的封号,贬为官女子,迁出储秀宫,搬去景祺阁住啦。”


“景祺阁?那地方远的好似天边,那她岂不是一辈子见不到皇上了?” 惠嫔惊讶道。


方贵人拍拍手上的瓜子皮:“那可不,她那不是活该嘛,谁让她阿玛不争气,打了败仗,她在宫里又嚣张,皇上平日里也不是位喜怒无常的主儿,她非得自己往火盆里跳,活该!” 她忿忿道。


贤妃拿着盘蜜饯一点点的吃着,若有所思的样子:“皇上虽气西北战事,却也不是容易迁怒的性子,这事儿背后啊,肯定有别的故事。”


方贵人一脸好奇:“娘娘难不成知道什么别的? 快给我们讲讲,说起来,昨夜皇上不是来了翊坤宫?娘娘肯定知道点什么对不对!”


“本宫只知道皇上又喝了我三坛好酒!” 贤妃抓了一把瓜子壳扔方贵人,“得了,咱们琢磨也琢磨不出什么来,今儿小厨房做的羊肉火锅,你们别耽误本宫用夜宵。”


“我看娘娘就算知道也不打算告诉我们了。” 方贵人没了八卦听很扫兴,又想起热气腾腾的铜锅羊肉,高兴了起来:“不告诉我们也不打紧,一顿羊肉火锅也能抵了,是吧娘娘!”


皇上自那日尝了甜头,三不五时的就借着去翊坤宫打掩护,半夜再跑去坤宁宫歇息,凌晨趁着皇后起来前先走。贤妃被皇上烦的要命,皇上不仅老喝她藏的酒,喝高兴了还没完没了的讲他和皇后少年时在草原上相遇的故事,完了再来回念叨后来俩人的种种纠葛,贤妃进宫比皇后还早,除了草原上那段,其他都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这就跟把一个破话本子翻来覆去看一样无聊,皇上讲的话她都能背下来了,她想看新话本子,可要是坤宁宫的小太监不来禀报皇后歇下了,皇上是不会走的,再怎么样,贤妃是不敢给皇上甩脸色的,但又不堪其扰,终于有一天早请安完,她留在坤宁宫没走,打算探探皇后的口风。


自从仲秋过完之后,嘎皇后一直都恹恹的,嗜睡又没胃口,斜斜歪在椅子上吃沐秋递过来的盐津梅子,问贤妃:“姐姐怎么今天有空留下来坐坐,不看话本子了?” 


贤妃笑道:“这不是看近日里总免了晨昏定醒,担心娘娘凤体,娘娘是怎么了?我听说总是嗜睡,胃口也不好?” 她看了一眼皇后手上的梅子:“嗜酸......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注:晚膳从下午两点开始

【云次方|嘎龙】瘾(上)

🌟伪现背pvvp

🌟出轨预警

🌟请勿上升蒸煮    

                                 ♣

        凌晨的北京街头,行人不多,车流不少,郑云龙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慢吞吞的踢踏着走路,天上下着毛毛雨,他一头光滑柔顺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了最外层,夏天夜晚的风吹过来,有了些凉意,他把手揣进卫衣袖子里,缩了缩脖子。
    

        “阿嚏!” 终于还是被冷风激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用手背蹭了蹭鼻子,抬头看到不远处的7-11亮着温暖的光。

        从便利店出来的郑云龙手里多了罐啤酒,裤兜里左边揣着一盒兰州,右边则是一小盒三只装的草莓味避孕套。

        他边走路边仰头灌酒,喉结滚了几次,那酒就见了底,脆弱的铝制易拉罐被他一个使劲儿捏扁,顺手丢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

        他顺着熟悉的路溜达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大门前,传达室里泛着微弱的橘色的光,看门的老大爷在打盹儿,他小心翼翼的推开边上虚掩的铁栅栏门进去。

        昏暗的小区里路灯坏了几盏,他几乎摸黑走到楼下,人缩进了门洞里,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莹莹蓝光照亮他面无表情的脸。

        发完了手机又被他塞回裤兜里,顺手摸出了那盒烟,撕掉包装纸,摸了一根出来点上。低着头,默默的抽烟,等待着那人出来。


                                 ♠

        卧室里没拉窗帘,月光从窗子外面透进来,洒在阿云嘎身上。夜虽然深了,他却并没有睡着,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面不安分的转动,他的腰因为长久不变姿势的侧躺感到酸痛,但他不想翻身,他怕翻过身去看到女友的脸。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像是早有预感,抓过手机来解锁,只有一条短信:我在楼下。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阿云嘎轻巧的下床,光脚披上一件牛仔外套,抓上钱包钥匙就出了门。
他知道那人等人的时候爱抽烟,他不想让他抽太多烟。

        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梯,透过楼道口的铁防盗门间的缝隙,他看到墙边倚着一个高挑的黑影,嘴边一颗红色火星。


                                 ♦

        阿云嘎推门出来的时候,郑云龙一根烟还没有抽完。

        “别抽了,也不怕抽出个肺癌来。” 那半截烟头被人从手里抢走,狠狠的摁在墙上熄灭,零星的火星子倏忽间就被湿气吞灭了。

        换了别人这么抢他的烟,他早就开口问候人祖宗了,但郑云龙从来不愿意在抽烟的问题上跟阿云嘎计较,他知道那是他的一块心病。于是他只是捻了捻空虚的指尖,视线顺着手指的走向描摹来人的面部轮廓。

        “你又瘦了。” 

        “最近录节目确实有点累,但是效果很好。” 阿云嘎低头伸出脚尖去点地上雨水积成的小水洼,又接着说:“播出来反响应该会不错,我最后一期还没录完呢,就有另一个节目组来找我谈新综艺......”

        他话音未落,就被人一个猛扑压在了墙上,牙齿磕到嘴唇的痛楚,呼吸被掠夺的瞬间,紧接着是温热滑腻的舌头顶进来,带着廉价香烟混着啤酒的味道,和不知道属于谁的鲜血,沾满他口腔里每一个角落。

        “你明知道我不是来找你聊工作的。” 郑云龙将人按在墙上,一只手托着他的后脑,另一只手拨开外套,从棉T恤里伸了进去,摩挲阿云嘎的后腰。

        “你疯了!” 阿云嘎喉咙深处爆出一声低吼。郑云龙被猛地推开,后背重重的撞到泥灰斑驳的水泥墙上,雨夜里彷佛能看到震起的一蓬墙灰。

        郑云龙不说话了,半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阿云嘎看不清他的表情,觉得自己刚才是有点凶了,于是伸过手去拉他:“大龙你...你没事吧?我只是想说,至少别在这里......”

        “好,那换个地方。” 出乎他意料的,郑云龙抬起头来,爽快的拿手背擦了一下嘴唇上残留的液体,转头走进了雨中。

【云次方|龙嘎】仲秋3

❗霜杏 ❗生子 

清宫AU:载湉x蒙古皇后嘎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坤宁宫人声寂寥,只有个小宫女站在门外值夜,看到皇上突然驾临,立刻从迷糊里惊醒:“恭迎……”

“行了。”载湉一挥手,止住了小宫女的大声行礼:“皇后歇了没?”

“回万岁爷,娘娘近来总是容易乏,睡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今日也是早早歇下了。”小宫女低着头小声回道。


载湉禀退了身后一众太监们,让小宫女悄悄的推开门,只自己进去了。

屋里只燃着一只烛火,载湉轻手轻脚的借着昏暗的烛光摸到三进雕花大床边,皇后背着身朝里睡着,瘦削的肩膀支楞在被子外,看着好似比一个月前更单薄了一些。

难得身边没有一个下人在,皇上自己宽了衣服躺到床上,从背后小心翼翼的抱住皇后。

皇后睡的似乎很沉,并没有发觉有人侵犯了自己的领地,她扭了扭身子,嘴里好像在嘟囔什么梦话,是蒙语的。


大清的皇帝都是满蒙汉三语同修的,即使日常不大说蒙话,听也是没什么障碍。

载湉听着皇后先是重复了两遍他的名字,然后开始戚戚低语:“你来了啊……你怎么才来,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坐在殿里看几百个日落日升有多无聊……你答应陪我回去草原上骑马的,是不是?” 皇后说完这话,似乎是委屈的紧了,眼角湿润,落下一滴泪来。

载湉差点以为皇后已经醒了,一时有些慌乱,没想到她说完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载湉长叹一口气,感觉心口的狼牙项链在发烫,他用自己的身躯将皇后整个包裹起来,又给她裹了裹被子,紧紧的抱住了她,让她安稳睡去。

“是朕不好,嘎子,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天刚蒙蒙亮,载湉就醒了,耳边听得外面嘈杂的鸟叫和人声,他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皇后,似乎也被吵到了,眉头皱起来,睡的不甚安稳。

载湉低头在那紧皱的眉峰上印下一吻,接着便轻声下床,为了不吵着皇后,他唤了人去了东暖阁更衣洗漱。

“万岁爷,您昨个儿那么晚才歇下,这还没到早朝的时辰,您不再多歇息会儿?”张德胜边给皇上更衣边念叨。

皇上不理他,转头去问在一边帮忙的沐秋:“今早上起来,朕听到外面叽叽喳喳的乱叫,是怎么回事?”

沐秋一边拧手里的帕子,一边回道:“回万岁爷话,那是储秀宫的娴答应,早起在这附近溜她那只西域进贡来的鹦鹉,虽是要去御花园的,却总要来坤宁宫附近走一遭。”

“日日如此?”皇上面色不豫。

沐秋看出来他心情不好,说话越发谨慎:“奴才也没计算过,一月里有那么十来次吧。”

皇上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道:“皇后近来可好?”

“自从上回万岁爷赏了龙涎香点着,娘娘近来总是嗜睡,再就是爱吃小厨房的盐津梅子,饭倒是不好好吃了。”

“她爱吃什么就让御膳房给做,一国皇后总不能因为不好好吃饭给饿瘦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叫太医来瞧瞧。”

“娘娘最不肯见太医的了。” 沐秋叹气。

“要是她哪里不舒服了就直接宣,就说是朕的旨意!哪有这么任性的皇后……” 载湉迈步出门,在沐秋即将要喊“恭送皇上”的时候制止了她:“别告诉皇后朕来过。”

沐秋赶忙噤声:“奴才遵命。”

皇上匆匆的走了,也不知道是在怕什么,昨夜值夜的小宫女凑到沐秋跟前:“沐秋姑姑,皇上干嘛不让咱们告诉娘娘啊?”

沐秋把手里的帕子往小宫女怀里一塞:“小丫头打听那么多做什么,你也想害相思么,一晚上没睡也这么精神,不如罚你洒扫院子去!”

小宫女很机灵,嘴里叫着“姑姑我错了”抱着帕子一溜烟跑了。

剩下沐秋一个人站在晚秋的庭院里感叹道:“多情自古空余恨呐!”



【云次方|龙嘎】仲秋2

就更一点点!一咪咪!(跪下

❗霜杏 ❗生子 

清宫AU:载湉x蒙古皇后嘎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虽然诗很虐但它在我脑子里是个HE

▶本来只是个口嗨谁知竟有了长篇的骨架,请不要相信我(郑重)

【云次方|嘎龙】班长大人是女仆!

热血高校x会长是女仆大人 AU

品学兼优大雕女仆阿嘎x不良少年黑道太子郑龙

❗阿嘎女装预警

又一个口嗨太监现场



【云次方】dw妈粉掰头帮蒸煮分家现场

🌟老云家设定,隔壁老王家乱入

🌟姐姐妹妹预警

🌟感谢次次陪我沙雕的姐妹,就是个群里日常掰头现场,发出来大家一起乐乐

❌用词非常黄暴,非战斗人员请勿入内

❌本质沙雕,请勿上升蒸煮

❌没有内涵蒸煮的意思!没有!!!

 ⬇导火索就是下面这张图


接下来指路@PuffyCreamyMeow 




【云次方|龙嘎】仲秋

❗霜杏 ❗生子 

指路@PuffyCreamyMeow 

清宫AU:载湉x蒙古皇后嘎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虽然诗很虐但它在我脑子里是个HE

▶本来只是个口嗨谁知竟有了长篇的骨架,请不要相信我(郑重)


(dbq我今天疯狂扒拉半年前写的东西当粮吃)


【云次方|嘎龙】童养媳

⚠霜杏龙请避雷

⚠未成年出没注意

牧区小少爷嘎x童养媳龙

依旧是一个不负责任口嗨

指路 @PuffyCreamyMeow 

【云次方|嘎龙】《花间秘闻录·卷十八》——《蔷薇花下》

又名一个吻手礼引发的口嗨。

异国王子嘎x公爵龙

 @PuffyCreamyMeow 走这里

宫廷里蔷薇花墙下的故♂事


(对,我是在偷懒,一月的东西现在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