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ffyCreamyPuff

【云次方|嘎龙】童养媳 2

⚠霜杏龙请避雷

⚠未成年出没注意

牧区小少爷嘎x童养媳龙

终于把car开完了

阿嘎还没让云凤变童养媳嘤嘤嘤

指路 @PuffyCreamyMeow 


【云次方|嘎龙】瘾(上)

🌟伪现背pvvp

🌟出轨预警

🌟请勿上升蒸煮    

                                 ♣

        凌晨的北京街头,行人不多,车流不少,郑云龙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慢吞吞的踢踏着走路,天上下着毛毛雨,他一头光滑柔顺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了最外层,夏天夜晚的风吹过来,有了些凉意,他把手揣进卫衣袖子里,缩了缩脖子。
    

        “阿嚏!” 终于还是被冷风激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用手背蹭了蹭鼻子,抬头看到不远处的7-11亮着温暖的光。

        从便利店出来的郑云龙手里多了罐啤酒,裤兜里左边揣着一盒兰州,右边则是一小盒三只装的草莓味避孕套。

        他边走路边仰头灌酒,喉结滚了几次,那酒就见了底,脆弱的铝制易拉罐被他一个使劲儿捏扁,顺手丢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

        他顺着熟悉的路溜达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大门前,传达室里泛着微弱的橘色的光,看门的老大爷在打盹儿,他小心翼翼的推开边上虚掩的铁栅栏门进去。

        昏暗的小区里路灯坏了几盏,他几乎摸黑走到楼下,人缩进了门洞里,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莹莹蓝光照亮他面无表情的脸。

        发完了手机又被他塞回裤兜里,顺手摸出了那盒烟,撕掉包装纸,摸了一根出来点上。低着头,默默的抽烟,等待着那人出来。


                                 ♠

        卧室里没拉窗帘,月光从窗子外面透进来,洒在阿云嘎身上。夜虽然深了,他却并没有睡着,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面不安分的转动,他的腰因为长久不变姿势的侧躺感到酸痛,但他不想翻身,他怕翻过身去看到女友的脸。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像是早有预感,抓过手机来解锁,只有一条短信:我在楼下。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阿云嘎轻巧的下床,光脚披上一件牛仔外套,抓上钱包钥匙就出了门。
他知道那人等人的时候爱抽烟,他不想让他抽太多烟。

        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梯,透过楼道口的铁防盗门间的缝隙,他看到墙边倚着一个高挑的黑影,嘴边一颗红色火星。


                                 ♦

        阿云嘎推门出来的时候,郑云龙一根烟还没有抽完。

        “别抽了,也不怕抽出个肺癌来。” 那半截烟头被人从手里抢走,狠狠的摁在墙上熄灭,零星的火星子倏忽间就被湿气吞灭了。

        换了别人这么抢他的烟,他早就开口问候人祖宗了,但郑云龙从来不愿意在抽烟的问题上跟阿云嘎计较,他知道那是他的一块心病。于是他只是捻了捻空虚的指尖,视线顺着手指的走向描摹来人的面部轮廓。

        “你又瘦了。” 

        “最近录节目确实有点累,但是效果很好。” 阿云嘎低头伸出脚尖去点地上雨水积成的小水洼,又接着说:“播出来反响应该会不错,我最后一期还没录完呢,就有另一个节目组来找我谈新综艺......”

        他话音未落,就被人一个猛扑压在了墙上,牙齿磕到嘴唇的痛楚,呼吸被掠夺的瞬间,紧接着是温热滑腻的舌头顶进来,带着廉价香烟混着啤酒的味道,和不知道属于谁的鲜血,沾满他口腔里每一个角落。

        “你明知道我不是来找你聊工作的。” 郑云龙将人按在墙上,一只手托着他的后脑,另一只手拨开外套,从棉T恤里伸了进去,摩挲阿云嘎的后腰。

        “你疯了!” 阿云嘎喉咙深处爆出一声低吼。郑云龙被猛地推开,后背重重的撞到泥灰斑驳的水泥墙上,雨夜里彷佛能看到震起的一蓬墙灰。

        郑云龙不说话了,半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阿云嘎看不清他的表情,觉得自己刚才是有点凶了,于是伸过手去拉他:“大龙你...你没事吧?我只是想说,至少别在这里......”

        “好,那换个地方。” 出乎他意料的,郑云龙抬起头来,爽快的拿手背擦了一下嘴唇上残留的液体,转头走进了雨中。

【云次方|嘎龙】班长大人是女仆!

热血高校x会长是女仆大人 AU

品学兼优大雕女仆阿嘎x不良少年黑道太子郑龙

❗阿嘎女装预警

又一个口嗨太监现场



【云次方】dw妈粉掰头帮蒸煮分家现场

🌟老云家设定,隔壁老王家乱入

🌟姐姐妹妹预警

🌟感谢次次陪我沙雕的姐妹,就是个群里日常掰头现场,发出来大家一起乐乐

❌用词非常黄暴,非战斗人员请勿入内

❌本质沙雕,请勿上升蒸煮

❌没有内涵蒸煮的意思!没有!!!

 ⬇导火索就是下面这张图


接下来指路@PuffyCreamyMeow 




【云次方|嘎龙】童养媳

⚠霜杏龙请避雷

⚠未成年出没注意

牧区小少爷嘎x童养媳龙

依旧是一个不负责任口嗨

指路 @PuffyCreamyMeow 

【云次方|嘎龙】《花间秘闻录·卷十八》——《蔷薇花下》

又名一个吻手礼引发的口嗨。

异国王子嘎x公爵龙

 @PuffyCreamyMeow 走这里

宫廷里蔷薇花墙下的故♂事


(对,我是在偷懒,一月的东西现在才发。)


【嘎龙】后巷文学(6)

律师嘎X郑麦扣


我今天好努力的又更啦! 指路Chapter 5, 请直接点开第五章。


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笔芯~


有什么建议可以评论里提哈,私信我聊天也行。

【嘎龙】后巷文学(5)

重发,鬼Lof真是不放过一丝丝滴滴的痕迹。

律师嘎X郑麦扣

我把(4)基本重写了,和(5)合在一起,直接看chapter 4就好

不敢多说话了,直接进去看吧,太心酸了我。

往comments看。

[嘎龙]后巷文学(4)

律师嘎×郑麦扣

 
 

阿云嘎的家在midtown west一栋高级公寓里,客厅望出去就是哈德逊河,另一面是繁华的纽约夜景。麦扣被搀进来后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地毯上,看着里面散发着金钱气息的奢华装修,一步都不敢迈出去,生怕自己沾满污泥的鞋底和刚从垃圾堆里滚过的衣服弄脏这个贵的吓死人的地方。

 

阿云嘎换了鞋,将公文包扔到餐桌上,转头一看,麦扣还手撑着墙站在鞋柜边上,醉的站都站不稳,竟然也不发酒疯,只是用大而突出的眼睛像某种幼兽一样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阿云嘎觉得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他平日里打交道的都是些黑道大佬或悍匪杀手,习惯了血腥杀戮与不择手段,麦扣与他所处的世界简直是两个极端,虽然是被从那个阴沟一样的暗巷里捡回来的,却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阿云嘎只肖一眼就看穿了他,他的灵魂太干净了,即使窝在那堆垃圾上,遍身污迹,烂醉如泥,也的的确确不属于这个地下世界。

他这样想着,语气也软了下来,招呼麦扣说,脱了鞋进来吧,先去洗澡,卫生间在左手第二间,里面有干净的浴巾。

麦扣的感官还是迟钝的,得了指令,踉踉跄跄的往浴室走。阿云嘎目送他推门进去,暗自嘲笑了一下自己,难得有了性致,居然变得如此绅士,是刚才喝的酒里被下了什么药吗?

他不急不徐的把麦扣的随身物品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个个的翻看,有结婚戒指,家门钥匙,还有个厚厚的皮夹,阿云嘎打开来,透明夹层里是一个女人抱着小女孩的照片,他对此丝毫不感兴趣,one night stand罢了,管他是已婚还是未婚呢。他抽出后面夹层里的ID卡,一张纽约大学教职员工的卡片,阿云嘎低声念出上面麦扣的名字,名字下是职位,Assistant Professor.

有意思,阿云嘎想,还从来没有玩过大学教授呢。

他将东西归拢,听到浴室里渐响的水声,欲望开始升腾。

阿云嘎把西装外套拖了扔到沙发上,一边走一边扯开领带。

浴室的门没关,大概麦扣已经醉到不记得锁门了,阿云嘎把门轻轻推开,隔着氤氲的水汽,他听到哗啦的流水声里夹杂着呜咽。

(再往下就不能播了,我得想办法走外链了)

[嘎龙]后巷文学(3)

律师嘎×郑麦扣


阿云嘎帮麦扣把衬衫和裤子扣好,又帮他把那副老气横秋的黑框大眼镜戴了回去。戴回去之后阿云嘎又端详了他一会儿,很不满意地发现这副眼镜将一个大美人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甚至有点老气的普通人。


郑麦扣就在此时鬼使神差的醒了过来,鼻腔内依然是腐烂垃圾的臭气,眼前却多了一个身影,被背后唯一的光源勾勒出温暖的轮廓。麦扣透过碎成蜘蛛网的眼镜片窥到阿云嘎冷峻而英挺的眉目,混血一般的面部轮廓,嘴唇很薄,嘴角锋利,下巴尖削,漂亮但冰冷,不笑的时候眼睛带着一种无机质感,再加上一身银灰色西装,整个人像把锋利又精致的冷兵器。


你怎么躺在这里? 喝多了? 阿云嘎明知顾问。麦扣的脑子还处在被酒精荼毒的混沌状态,只能回答简单问题,于是他嗯了一声。


你有车么? 阿云嘎问,实际上他知道麦扣随身物品里并没有车钥匙。


果不其然,麦扣摇了摇头,脑袋往一边歪去,眼睛又快要闭上了。


阿云嘎把手抚上麦扣的脸颊,撑住他的头,又问,你家地址是什么? 我送你回去吧。


他的手热度很高,令麦扣很舒服,于是他像只奶猫一样在阿云嘎手心蹭了蹭,至于阿云嘎问到的问题,他顿了一会儿,说,谢谢...谢谢你,可我...想不起来地址了。


阿云嘎等的就是这一句,他状似为难的说,那只好让你在我家先住一晚了。说完便伸手将他搀起来挂在肩上,拖着他往外走。


麦扣早就失去了思考能力,他根本没法考虑为什么这个好心人不帮他报警,也不看他钱包里驾照上写着的家里地址,就说让自己先去他家住一晚。


两人终于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暗巷,路边停着阿云嘎的Lexus,他把麦扣塞进副驾驶,系上安全带,一路飙车开回了他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