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ffyCreamyPuff

[云次方|嘎龙]福特金牛座

昨晚视频出来就写完了的,一篇非常正常的car sex. 评论走AO3.

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混合着绒绒动情的呻吟,
阿爸压抑的低吼,
星空与月色,美人与大海,
一切欲望在黑暗中释放......

我好了。

一个戛然而止的黑客×明星AU

[嘎龙|黄龙]夏天的梦(4)

(快要开车了,被屏蔽了就放外链)


餐桌上,阿妈的声音低低的响起来,似乎有些犹豫:“阿黄,今天阿爸来呢,是为了跟我聊聊你以后的规划,你高三也快结束了,你爸爸想送你去美国留学,学校也已经帮你找好了,只需要暑假里考一下托福就行了,你......你怎么想?” 

 

晴天霹雳把阿黄劈了个半死。

 

他别的什么都不关心,就只想着他的阿妈:“你也想把我送走吗?那你呢?我走了你怎么办?你没了我照顾该怎么办?”


阿妈本来垂着眼不敢看他,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来:“喂,这么多年难道是你把我养大的,阿妈又不是没有自理能力,而且你阿爸现在根基也稳了,打算就把我接回本家住......”


“我不许!!!”阿黄暴跳起来。


“阿黄不要激动嘛,人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的啊,你出了国会有更精彩的生活,能认识很多很有意思的人,还会交到漂亮的女朋友,你出去了,阿妈也不会再管你早恋了。”


“我们两个才是一家!那个什么阿总,让他滚行不行?能不能不要来我们家掺和?”阿黄声音有些喑哑,他双手撑在桌子上,慢慢逼近阿妈,眼睛红通通的像充了血。


”我这辈子不会找女朋友了。”


“不找女朋友怎么行?我还想看你儿女双全呢!” 阿妈很吃惊。


阿黄起身绕过桌子来到阿妈面前,一把将他的椅子拖出来,单手撑在椅背上向他慢慢靠近:“为什么不行?我爱的人得不到,其他人没意思。”


阿妈神经依旧大条,完全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甚至伸手去探阿黄的额头“你是不是发烧了啊?要不要我去给你找点药?”


他抬手的时候衬衣皱了起来,从隐隐约约的缝隙可以看见里面白白嫩嫩的软肉,没有胸衣的束缚,那肉的香气汹涌的翻滚着扑面而来,将阿黄拍打的失去了理智。


阿黄一把攥住阿妈的手腕,牵引着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裆部“我没病,健康的很,要不你试试?”


 阿妈呆呆的没反应过来,手底下有个硬硬的鼓包,隔着单薄的布料散发着滚烫的热度


等他明白过来已经晚了,他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却被阿黄一把从椅子上拽了起来拥到怀里,两具身体严丝合缝的贴合在一起,年轻身体里隐藏的滔天的欲望一丝不漏的传了过来。


[嘎龙|黄龙]夏天的梦(1)

(一篇小妈文学,运动会后在群里即兴摸出来的)

(一篇小妈文学,运动会后在群里即兴摸出来的)

阿爸在阿黄出生前就走丢了,这是阿妈告诉他的。

阿黄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家庭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那个他从未见过的抛妻弃子的阿爸,事实上在外人看来,阿黄是跟着爸爸生活的,因为阿妈其实应该是个男人,起码外表看起来,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然而阿妈告诉他,在外面要叫爸爸,在家才能叫妈妈,至于为什么,年幼的阿黄可能问过这个问题,而日常耳聋的阿妈必然是没听见。

......少儿不宜的描写被屏蔽了,我等等放AO3链接上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933885

[嘎龙|黄龙]夏天的梦(3)

(嘎爸上线)

阿黄觉得他拎不清,成天对一个抛妻弃子的男人念念不忘,气的直接摔筷子回屋,阿妈只好默默收拾了残局。

时间又过去一年,阿黄长的很快,已经快跟阿妈一样高了,他再也不在学校里祸害女同学了,这一年中,他专注于照顾阿妈,他觉得随着自己的长大,阿妈变得神经越来越大条了。

比如今天,阿黄一回到家,就发现门口多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男人的皮鞋。

阿妈怎么带别的男人回家???该不会是哪里来的野男人吧......

阿黄有点生气,心里闷闷的,打算进屋一探究竟。

外套还没脱下来,就听到客厅里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

”别...别在这......,” 是阿妈有些慌张的声音,接着他应该是听到了门响,“是阿黄回来了~“

阿妈出来的时候,衬衣还没全部扣好,嘴巴好像也有点肿。

然而阿黄还没来得及细想,视线就完全被阿妈身后的男人吸引了。

那男人身形高大,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眉眼像刀削斧凿的,穿着一套暗蓝双排扣条纹西装,肩膀和腰身处都包裹得服服帖帖,一看就是量身定制的高档货。

他此时双手插兜,倚在阿妈身后的门框上,上上下下开始打量阿黄。

“这谁。”阿黄被盯得烦躁,阴恻恻的看向阿妈。

阿妈结结巴巴:“啊忘记给你介绍,这个......这个是MXH集团的阿总,也是......也是你爸爸“

“我没爸爸。”阿黄冷冷道,这么个一失踪就失踪十几年的便宜爹,存不存在有什么区别。

阿妈急道:“阿黄别这样,你阿爸今天就是想来看看你。”

阿黄心说谁知道这狗贼到底是来看我的还是来上你的,甩手将书包往背上一抡,摔门回屋前扔下最后一句话:“说了我没爸,你听不懂么?这个家不需要第三个人!”

阿黄虽然摔门的动作很潇洒,但是转身就趴在门上开始偷听。

外面响起男人压低的声音:“绒,别难过,阿黄还小,他还什么都不懂。”

阿黄内心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你他妈才不懂!你全家都不懂!你就是机灵小不懂!”

接着他听到阿妈带着点哭腔的声音:“我没事,嘎子,这事急不得,我晚点再跟他聊聊,你先走吧,你这突然出现他一下子接受不了。”

“那......走之前再让我亲一下......”又是男人欠揍的声音。

“刚刚不是......唔......”是阿妈的娇喘,其他声音听不清了,但阿黄此时的脑补让他磨碎了后槽牙。

男人走了,阿黄听到了楼下汽车发动的轰鸣声,接着是阿妈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

又是鱼香肉丝,又他妈是鱼香肉丝。

阿黄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鱼香肉丝,突然失去了食欲。

爱到极致就会恨吧,阿黄中二的想,以后鱼香肉丝就是我的禁忌。

对,以后我最爱的菜就是宫保肉丝,阿妈的最爱。

可怜的小阿黄,哪里知道阿妈在遇到阿爸之前,最爱的菜其实是宫保鸡丁啊,是为了阿爸才改成宫保肉丝的啊!

(为什么一道菜我叨叨了这么久)

 

[嘎龙|黄龙]夏天的梦(2)

其实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些端倪的,比如阿妈虽然是个男人,却有着比女人还好的皮肤,肩宽腿长却没有虬结的肌肉,胸部也有微微的起伏,整个人看起来软绵绵的,神经又粗,成日迷迷糊糊的,像一只总也睡不醒的大猫。

阿黄在18年里渐渐长大,每天与大美人却不自知的妈妈在一起吃吃睡睡相依为命,渐渐的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按说青春期了,别的同学都开始早恋了,阿黄却对学校里的小姑娘一点兴趣都没有,以至于初中三年兄弟们都笑他是不是喜欢男的。

小姑娘哪有阿妈好看啊,阿黄心想。

阿妈的风情与可爱岂是初中里叽叽喳喳的丫头片子能比的。

阿黄有次撞到刚洗完澡出来的阿妈,脑袋上盖了一条大毛巾,头发稍还滴着水,顺着线条漂亮的脖颈流到锁骨窝里,皮肤被熏的微微泛红,两只大眼睛湿漉漉的,还带着水汽,身上只套了一件大号棉T恤,长度堪堪遮住屁股,两条大长腿晃的阿黄心猿意马。 

唉,谁让绒绒是个神经大条的美人呢,还没意识到阿黄已经长大了,在家里依旧不避嫌,夏日里天气热得时候会穿着棉背心在屋里晃来晃去,乳首被磨得硬起来,软绵绵的胸脯像是揣在怀里的两只小兔子,动作大点从侧面几乎一览无余,阿黄咽了咽口水,当天晚上就做了个好梦。

 

那是阿黄第一次做春梦。

 

早上起来被子上一片污迹,他想不明白自己是有什么毛病,只得仓皇逃去了学校。

异常情况理所当然的被阿妈发现了,可惜阿妈神经大条,还在为儿子的成长而高兴,哪知道儿子梦遗的对象就是他自己。

 

阿黄自暴自弃了一段时间,甚至试图找个小姑娘来验证一下自己是否正常。 

阿黄小时候瘦瘦黑黑的跟个小猴子一样,邻居们都以为他是随未曾谋面的生父了,没想到等他青春期抽完条,却是继承了父母的好基因,身高腿长,颜值不输当红鲜肉,自然有一堆女同学上赶着倒贴。

可惜小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从班花换到了校花,阿黄还是不满意。

 

怎么没有阿妈好看?怎么声音没有阿妈好听?神经也不如阿妈大条?不够可爱。

 

阿黄总是有许多许多的奇葩的理由甩掉女朋友们。

 

于是学校里开始流传渣男阿黄的传说。

 

低年级的小妹妹们都前仆后继,试图得到阿黄的真爱,当然没有一个成功的。 

 

阿黄的渣男行为惊动了教导室主任,主任打电话叫来家长。

 

阿妈忐忑的来到学校,以为阿黄打架了,结果被告知自己儿子太风流严重影响其他女同学的学习热情。

 

阿妈恨铁不成钢,在老师们面前狠狠训了阿黄一顿,并向主任再三保证以后一定看住儿子不让他再祸害女同学,主任才将他们放走。

回家路上阿黄就蔫了吧唧的,坐在副驾上头靠着车窗出神,阿妈还以为他是被训得,哪知道阿黄心里想的是恋母到底会不会被抓去坐牢。

阿妈到家就给阿黄做了一大桌菜,全是鱼香肉丝。

 

阿黄吃的津津有味,阿妈伸手过去揉他的头发,喃喃道:“你小子跟你爸还真是像,就喜欢鱼香肉丝。”

 

阿黄本来还在大口扒饭,听到这话停了下来,很是不高兴:“你别提我爸了行不行,他当年抛弃了咱俩,就不配当我爸!”

 

阿妈难过:“你阿爸不是故意抛弃我们的......”